捐赠人登录
用户名
灾区建希望小学透明化 捐方受方都有数
2009-01-16
四川灾区希望小学捐建标准为不少于50万元,四川非灾区希望小学捐建标准为不少于40万元。这是记者日前从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和团四川省委主办的首届希望工程四川地震灾区援建项目推介会上了解到的最新四川希望小学捐建标准。
    从主办方发放的项目手册中,记者看到,由于地区差异和学校大小差别等原因,四川各地申请上报希望小学项目的最低投资总额差距巨大,360所受灾学校重建项目中,报价最低的为21万元,报价最高的达3352.41万元。
    在公开透明的报价环境中,有254所受灾学校与捐方达成捐助协议,援助资金总额达4.1亿元。
    据悉,本次推介会是自“5•12”汶川特大地震发生以来,希望工程组织的第一次大规模捐受双方见面会。捐方由企业界代表和社会爱心人士组成,受方则由四川各地党政部门和受助学校领导以及团市委、团县委干部组成。
    见面会的举办,解开了长期以来社会各界爱心人士心中的一些疑团——在四川援建一所希望小学要花多少钱?建筑质量怎样保证?地方政府配套资金如何落实?……
    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常务副理事长顾晓今表示,在灾区建希望小学,最重要的是“透明”,“要让捐方知道花了多少钱,花在了哪里,怎么花的”。
讨论焦点直指学校造价和政府配套
    1月9日中午11时,原计划1个小时的捐受双方交流会被延长至两个小时,一些人直到下午两点才吃上午饭。
    “根据一些地区的报价,我算了一下,在灾区建学校的成本达到每平方米1600元,请问这个报价是怎么出来的?价格会不会有些高?”交流会上第一个提问的是一名捐方代表。
    此前有媒体披露,即使在珠三角地区,一般毛坯房的建设成本也仅在800~900元/平方米,即使建成高档豪华住宅包电梯成本价也只要1800元/平方米。
    对此,四川省广元市教育局副局长向聪兰现场解答说:“前段时间水泥、砖、钢筋等建材价格猛涨;把建材运到山区路途遥远,运输成本增加;另外,根据规定新建的学校要符合8度抗震设防,价格又会增加。”
    据了解,此前中国建筑西南设计研究院院长助理周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地震前成都一些按照抗震7度标准设计的建筑,每平方米的建筑均价也在1500元左右。
    向聪兰特别强调,现在公布的报价并非最终的重建项目价格,“最后的价格还要地方政府进行公开招投标,确定资质、信誉、技术实力良好并且价格公允的建筑企业后才能确定。”
    对于新建希望小学的建筑质量问题,主办方也在交流会上给出了一个较有说服力的说法。
    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秘书长涂猛介绍,青基会会将善款分两次拨付给受助方,“第一笔50%的款项会在建筑工程封顶前拨付,第二笔款项则要在我们请专业团队验收并出具工程质量验收报告和工程项目审计报告后才予拨付,全程接受捐方监督。”
江苏正大天晴药业成都办事处经理聂斌则对企业援建希望小学后,地方政府配套资金的落实提出疑问。
    根据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与受助地地方政府达成的协议,如果捐方所出善款不够建立一所希望小学,但出资总额超过建校所需成本的50%,那么剩余款项将由地方政府配套补足。
    雅安市教育局局长姜建平指出,只有在地方政府配套资金落实到位后,希望小学的建设项目才能立项,“政府的钱先到位,才开始建,地方政府和青基会,还有捐建方都会签合同,有法律保障。”
受方:真诚报价方能唤起社会爱心
    尽管交流会上捐方的提问显得有些尖锐,但有些事情不扯下脸来恐怕是讨论不清楚的。这也正是主办方为捐受双方提供这种面对面交流机会的初衷。
    “这样面对面的交流,既方便捐方直面受益人的需求,又给捐方提供了一个参与监督的平台,他们不仅能监督青基会,还可以直接监督受益方政府的配套工程是不是落实了。”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秘书长涂猛说。
    李华伟可能是1月9日这天最晚吃午餐的人之一,但他却乐在其中。他是雅安市芦山县分管教育的副县长,交流会一结束,他就被几个企业界代表给围住了。
    李华伟的桌面上摊着一张写得满满的草稿纸,他用这张纸向咨询者展示建筑价格的计算方法。他的左手边,还放着厚厚一叠希望小学报价详单,供咨询者取阅。
    芦山县这次共带来10个项目,总报价约2000万元,其中包括6个最低投资100万元的村小,两个最低投资六七百万元的中心校,每平方米建筑均价不到1500元。
    此前,经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推荐,已有一家公司与芦山县进行过沟通,对方初步表示愿意援建该县一所中心校和两所村校。第二天,李华伟将带着这家企业的代表下乡考察。
    通过这次推介会,他又认识了两个新朋友,他们分别来自一家法国驻京企业和一家四川本地企业,两人均表现出与之进行进一步接触的愿望。
    “我们的报价详细,价格不算太高,最重要的是,我把这成本怎么来的跟他们介绍得很细。”李华伟说,报价要尽可能详细,这样才能体现出受助方真诚合作的态度。
    交流会上,各地区的受助方代表都带来了详细的报价和项目介绍,一些地区甚至连地方政府预计配套资金都已详细列出来供捐方参看。但是,一些报价在千万元以上的项目还是少人问津。
捐方:直面所有项目选择余地更多
    这两天,宝洁(中国)有限公司对外事务部经理王成仓一直在研究从推介会上带回来的项目材料。他所在的公司向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捐了1000万元的赈灾资金,目前只花了370万元用于搭建板房学校和资助贫困学生,公司打算把剩下的钱和向员工募捐的260万元都用于在四川援建永久性希望小学。
    “说实话,我原本感到很困惑,网上很多谣传说现在在四川建个小学要上千万,有的甚至上亿。后来联系上青基会,我还是有点想不通,为什么以前建一所希望小学只要几十万,现在就要一两百万呢?”王成仓说,这次通过参加推介会,与众多希望小学项目申请人进行直接接触,听他们算账,看他们报成本价,还拿回了所有项目花钱的规划,心里感觉踏实多了,“多少学生、多少平方米、做什么用、要建多久,一目了然,这样能对各个项目进行全方位的比较。”
    他分析说:“有的学校报价几百万,其中包括教学用房、教师办公用房、食堂、学生宿舍、教师宿舍、操场等很多内容;有的学校报价四五十万,只建一个食堂或者一栋教师宿舍。这种情况下,我们会优先考虑前者,但我们会建议他们把非教学用房的部分删去,我们优先考虑最急需的。”
    加拿大庞巴迪公司北京办事处的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公司早前已经与雅安市名山县的一所小学达成初步援建意向,但通过这次推介会,了解到更多的、其他种类的援建需求,“选择的余地更大了,我们回去后会把所有项目都看一下,再慎重考虑,选择最合适的一所学校进行援建。”
    “办推介会之前,有一部分企业想捐建希望小学,但还在动摇当中,因为他们不知道学校建在哪里好,需要多少钱。这次我们把所有项目都公布出来,地点、价格、建筑标准都有,让企业自己挑,一些企业在推介会当天就与受助方达成了初步意向。”四川省青少年发展基金会理事长陈燕琳介绍说。(中国青年报)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