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赠人登录
用户名
慈善家缺乏不只是慈善观的问题
2007-08-24
    不久前在海南举行的博鳌亚洲论坛2007年年会上,世界首富比尔·盖茨的出现无疑是本年度博鳌亚洲论坛年会的闪耀亮点之一。盖茨素有“技术天才”、“首富”、“预测者”的美誉,而更为重要的是,他还是全球最大的慈善家。比尔·盖茨的到访,无疑“引爆”了本年度论坛“企业社会责任”的深层思考。
  当前,中国一些企业家和企业缺少“慈善观”,社会责任感缺失,似乎已成为一个不争的事实。在2006胡润百富榜上名列前茅的企业家在慈善榜上的排名却很靠后,有的甚至榜上无名。业内人士评价:这一现象从侧面说明,中国企业家某种程度上对社会公益意识的缺位。“不能简单地认为做生意就是赚钱,这对人类而言就是一种侮辱。”这是孟加拉国乡村银行创始人、2006年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尤努斯,在博鳌亚洲论坛上对提倡社会责任感、发展慈善事业而发出的掷地有声的看法。事隔经年,“把巨大的个人财富用于帮助他人”的人在中国依然乏善可陈,这样的现状无疑是个难以回避的尴尬,也足以引发我们更多的反思。
  与国外相比,我国慈善事业还处于发展的初级阶段,在普及性上还有较大差距,公众参与率较低。资料显示,我国志愿服务参与率仅为全国人口的3%。据介绍,美国的慈善捐赠10%来自企业,5%来自大型基金会,85%来自全国民众。一个拥有13亿人口的大国,何以出现如此结局?有人罗列了慈善救助乏力的四大障碍:法律法规的空白与苍白,税收减免优惠少程序繁,慈善文化有待引导,慈善机构遭遇信任危机。归根到底,还是要归结为不可逾越制度门槛。因我国现有慈善机构大多依附于政府机关,主要依靠政府劝募,而慈善资源的动员力量弱小,民间救助的存在和发展举步维艰。可以说,慈善机构门槛太高,审批手续和注册原始基金是一道难以逾越的鸿沟。而没有制度的支持,缺失必要的融资渠道,也没有充分的活动空间,以及规范监管的无章可循,导致了今日中国民间救助的瓶颈,也许你可以帮一个人,却不能帮一群人。毕竟,个人力量有限,“个体救助”较之“规范化救助”,能合理分配救助资源相当有限,也很难杜绝伴生而来的很多问题。
  当前,中国的民间组织发展面临的一个主要障碍是体制性障碍,以及国家对民间慈善机构的监督、约束机制还没有建立起来,主管部门对民间慈善机构缺乏必要的监管,难以确保民间慈善机构的良性运转。尽管近几年媒体、公众以及业界对慈善事业改革千呼万唤,根本性的改观依然遥遥无期,这使得许多民间慈善组织的发展无以为继。当务之急是改革现行的认为限制,彻底消除慈善障碍。只有制度的完善,才能保证慈善事业的持续健康发展,才能确保道德公益的积极效应。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