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赠人登录
用户名
“爱心局长”马义美
2009-04-09

——记“为孤儿撑起一片蓝天”的感动淮南十佳人物马义美

   记者在淮南毛集实验区大桥村采访时了解到两位孤儿——现年18岁的陈悦悦和现在15岁的妹妹陈蓉蓉,在他们的亲生妈妈于14年前被乳腺癌夺去了生命之后,11年前父亲又惨遭车祸,使当时不到7岁的陈悦悦和不到4岁的陈蓉蓉成了孤儿。这对孤儿说:在我们最悲惨、最伤心的时候,这个社会没有抛弃我们,是马叔叔伸出救助的手,像亲生父亲一样照顾、关怀、教导我们成长,我们对爸妈的感受越来越深,让我们更加明白,永远要像亲生儿女一样孝顺、照顾、关怀爹妈。现在报答他们的就是好好学习。

    爱心献给孤儿

    1996年7月的一天,一辆江淮卡车途径凤台县毛集镇金三角地区时,将毛集大桥村骑自行车外出打工的农民陈某当场撞死。驾驶员见闯下了大祸,便弃车逃离。作为当时凤台交警大队副大队长兼事故处理中队长的马义美立即带领交警勘查事故现场,追捕肇事的驾驶员。经过多日的奋战,终于把肇事者抓获,并绳之以法。在处理赔偿事宜时,马义美又站在公正的立场上,维护了受害方的合法权益,为受害方挣来了3万多元的赔偿费,使这起事故得到了妥善的处理。

    这时,马义美并未因事故已处理而结束,他发现,代表受害方处理事故的人竟无一人系受害人的亲属,他从大桥村的村干部那里得知,陈某的妻子前几年因病死后,欠下了几万元的外债。陈某死后,家里留下两个只有几岁的孤儿,无人照料。孩子的爹爹、奶奶也没有了,只有姥姥和姥爷,是个贫苦人家。所以村干部个个一讲这事就摇头,都为这个悲惨的家庭,可怜的孤儿发愁!马义美对此情况越发放不上、下心来,当时就去陈某家里进行查看,其悲惨的情景目不忍睹。

    马义美来到死者家,发现如村干部讲的一样,3间瓦房破旧凌乱,没有一件像样的东西,真是一贫如洗。两个孤儿如同乞丐,据邻居介绍,眼下这两个孩子的吃饭都成了问题,7岁的陈悦悦和4岁的陈蓉蓉听到村干部指着马义美说,这就是处理你爸爸事故的交警马叔叔时,两个孩子不由自主地扑到马义美脚下,这时的马义美心痛不已,良心、爱心、责任心涌上心头,他蹲下身来把两个孤儿抱起说:“孩子,我来抚养你们,当你们的爸爸吧……”

    马义美家夫妻俩工资每月加起来只有700元左右,除了抚养自己的小孩之外,还要负担老母亲和侄子。5口人挤在两间小屋中,但是马义美宁愿日子过得紧一点,还是把收养孤儿的想法告诉了妻子,妻子听了丈夫的意愿,当时就答应了下来,并提议第二天一起去看望一下这对未来的孩子。马义美高兴至极。

    让孩子有个家

    取得了妻子的支持后,马义美就准备办理收养手续,他到凤台县民政局要求办理收养相关手续时,却被告知这不符合政策。这时他想,即使收养不成,也要抚养这对孩子。

    他找到了当时毛集镇的有关负责人,说明了事实情况,大家都为他的爱心所感动,当时就决定,把两个孤儿安排到毛集敬老院寄住,并承担了他们所有的生活费用。马义美对敬老院的负责人说:两个孩子暂住在这里,孩子的生活和教育费用由我来承担,目前每年暂时先给他们600元生活费,如果不够再补。今后两个孩子上学上到什么程度,我就抚养到什么程度,直至他们工作。于是,两小孩子就在敬老院住下了下来。

    在毛集敬老院采访时,67岁的纪延茂说:“马局长对小孩真好,还经常买书、本子、衣服给小孩,还辅导小孩学习,就像一位父亲对孩子一样。”从那以后,两个孩子就平安生活在敬老院内,节假日便到凤台县城马义美、李元凤夫妇的家中,一家人相聚欢乐和幸福又重新回到了这对孤儿的脸上。

    当时,有人认为马义美的做法只是一时冲动,不可能坚持太久,甚至有人认为,马义美是想通过这件事沽名钓誉,连在农村的兄弟姐妹都不能理解马义美的做法,认为自己的侄子外甥不照顾,偏偏抚养两个没有任何血统关系的孩子。但马义美一如既往关心和抚养这对孩子,以至于自己的亲生儿子马浚都酸溜溜地对妈妈说,爸爸待他们俩比对我还好。

    尽心培育成长

    2000年,马义美从凤台县公安局调到淮南市毛集公安局任副局长,女孩蓉蓉在马义美的安排下,开始在董岗小学上学,由于他的学习成绩一直很好,她本人要求换个更好的学习环境,马义美就设法将陈蓉蓉转到了学习条件和环境更好的毛集中心不学。2006年,蓉蓉以优异成绩考取了毛集中学,在班里学习成绩名列前5名,还是该班的班长。马义美非常关心孩子的学习,经常找老师沟通、询问,当蓉蓉英语成绩全班第一名时,马义美特意花了700多元为蓉蓉买了一台学习机,不啻 花了300多元为蓉蓉买了新衣服、新书包、新文具,这让全班同学都羡慕不已,说她“有个警察爸爸真好。”蓉蓉告诉爸爸马义美,她最大的愿望是今后能考上公安大学,像爸爸一样做一名优秀的人民警察,为人民做好事。

    陈悦悦去年中学毕业后,想去当兵,马义美支持,并为他参军四处奔走,带他到医院身体时发现悦悦的右眼视力达不到规定要求,马义美领着他四处求医,在凤台医院和省城科大医院检查后,得知他的眼是先天性的无法医治。

    没有当成兵的部情绪十分低落,马义美发现这个问题后,找到了敬老院的书记、院长,又找到了孩子的姥爷,共同商量安慰孩子的对策。马义美将陈悦悦找到了家里,跟他谈心,从一个人的成长过程谈起,整整做了一夜的思想工作,使陈悦悦情绪好转。去年年底,马义美又托人将陈悦悦安排到坐在毛集的东方一家制衣有限公司的分工司工作,公司的领导也很同情孩子的遭遇,将吃饭、住宿费全免,目前陈 悦悦在公司里做的是搬运衣服的工作,每月500-600元工资。

    心心亲情升华

    两个孤儿和马义美夫妇四颗心在经历了11年的亲情磨合之后,陈悦悦和陈蓉蓉分别于去年的12月和今年的2月,写信给马义美,要求把叔叔改喊爸爸。陈蓉蓉对记者说:“小时候我不懂事,就以为马叔叔是我的父亲,这些年马叔叔做过让我感动的事情太多了。在我上小学三年级的一个冬天,非常冷,一天夜里,马叔叔冒着大雪将李妈妈给我打的毛衣拿到敬老院送给我,这件事给我的印象很深。”马义美告诉记者:“当初,我资助这两个小孩子是出于同情,但经过11年的相处,这种同情早已变成了亲情,前不久,小蓉蓉给我写信,开头就称呼我‘老爸’,我也把孩子们看成了自己的子女了。”

    蓉蓉在今年2月份给马义美的信,开头这就写到:“老爸,自从喊了您一声爸,我对您的思念,就越来越深,也许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父女之情吧,有时我会想爸爸在哪里工作?身体好吗?累吗?有没有工作时忘记了休息?爸腰还疼吗?爸,你可知道我每时每刻都在思念着您和妈妈。”

    陈悦悦在信里写到:“尊敬的叔叔,我好想叫您一声爸爸,您对我的恩情我一辈子也忘不掉,你给我的那些钱,不是钱,那是深深的恩情,我永远也报答不完,您就是我的爸爸。”

    记者在采访陈蓉蓉时,她有一段深刻动人的话,她说:“我现在感到很幸福,很快乐,因为我有一个非常爱我的爸爸和妈妈,爸爸常常教导我要好好学习,做国家的栋梁,我要好好学习,不辜负爸爸和妈妈对我们的期望。”

    记者在悦悦、蓉蓉、姥姥家采访时,他们的姥姥、姥爷说:“没有这个爸妈,别谈上学了,连饭都难吃上的了。”讲到悦悦现在虽然上班了但还在不断的学习进步,悦悦顿时泪流满面,感动万分……

    记者看到感人的此情此景,拍下了他们这亲情的一幕。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