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赠人登录
用户名
安徽希望工程20年专访
2010-05-19

 

    希望工程,在安徽已经走过20年。它曾是人人皆知的社会公益品牌,然而随着国家对义务教育投入的加大,随着各种社会慈善力量的出现,希望工程不再是人们献爱心时的唯一选择。

    在全国第一所希望小学----金寨县希望小学落成20周年之际,安徽省青少年发展基金会理事长、安徽省希望工程办公室主任曹勇接受了新安晚报的专访。

    希望工程也要“转身”

    新安晚报:我们都说,希望工程走过了20多年,这些年,社会上各种慈善机构渐次出现,会不会降低人们对希望工程的关注度?

    曹勇:我们确实面临着这样一个问题。刚开始,“希望工程”这个品牌在中国社会慈善公益领域处于一马当先的地位,这与当时的社会现实有很大关系。大家都知道,希望工程所帮助的对象是贫困地区的失学儿童,在那时候,贫困地区儿童的失学问题是一大社会热点。

    当时的社会热点,并不像今天这样纷繁。如今,社会热点不断涌现,公众的目光不可避免地要被分散。在这样的背景下,在社会公益领域也出现了很多新的慈善机构和慈善品牌。

    所以,希望工程要正视这样的现实,要在竞争状态下谋求发展。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希望工程的影响力依然巨大。过去十年,我们的筹资额逐年上涨,2001年筹资额为418万元,2009年达到了2752万元。

    新安晚报:20多年里,社会发生了很多的变化。比方说,过去农村需要大量的小学校舍。如今,随着政府不断增加投入,对校舍的需求不像过去那么迫切了。在新的形势下,希望工程的职能要不要调整?

    曹勇:希望小学建设和贫困生救助,一直是希望工程的两项基础性工作。

    最近5年,我们每年大约新建希望小学50所。应该说,社会对希望小学的需求依然是存在的。但形势确实是变了,我们也在适应新形势。比方说,希望工程实施初期,我们救助的主要对象是农村贫困地区的小学生。随着国家实施“两免一补”政策,贫困家庭学生在义务教育阶段的经济压力解决了。所以,我们救助的对象也开始由小学生向非义务教育阶段学生、由农村贫困家庭学生向城市贫困家庭学生拓展。

    我们提出一个口号:基础教育“不关门”,非义务教育“开大门”,让更多人关注贫困的高中生和大学生。

    新安晚报:希望工程的工作方式是否也要改变呢?

    曹勇:希望工程过去的行政化色彩浓一些,有一套比较完备的机构,市里和县里也有希望工程办公室。这种行政架构,导致过去我们和社会的接触面不广。

    今后,我们必须淡化这种色彩,走社会化的道路。我们正在进行这方面的尝试。比方说,我们在合肥建立了80多个找零捐赠点,在一些商场设置了找零捐赠箱。老百姓要献爱心,不一定要到希望工程办公室来。这是我们尝试社会化的一个明显的例子。

    “可持续发展”路在何方:

    新安晚报:近些年来,随着村校合并现象的出现,有人发现一些希望小学的教学楼被荒废了。另一方面,我们还在新建希望小学。这中间是否存在着矛盾?

    曹勇:我们省没有出现希望小学被荒废的情况。在我省教育布局调整刚刚启动之时,我们就和教育主管部门协商,建议合并学校时尽可能把学生并入希望小学。这一方面是维护希望工程的品牌,另一方面也是对捐赠方负责。

    至于新建的希望小学,我们要求县里在申请时盖章签字,确保希望小学建成后不被荒废,至少使用15-20年。

    新安晚报:我们在采访中遇到了这种情况:有些希望小学建成多年,现在还在用,校舍却很破旧,硬件设施也需要维护。希望小学如何实现可持续发展?这一个问题,希望工程办公室可有什么考虑?

    曹勇:我们也发现了这样的问题。不过,希望工程作为联系捐赠方和受益方的桥梁,其实没有专门的款项用于希望小学建成后的维护。我们的款项全部来自于捐赠方,当初在捐款时已经指定了具体用途。

    应该说,希望小学建成之后,就交由地方政府管理。教育事业的后续投入,应该是当地政府唱主角。当然,我们也建议希望小学和捐赠方一直保持联系,不断将学校运行中取得的成绩和面临的问题反馈给捐赠方。通过这种不间断的联系,希望小学的有些困难也能得到捐赠方的持续关注。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