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赠人登录
用户名
20年前,中国第一所希望小学在皖西诞生
2010-04-19

 

中国第一所希望小学今日英姿

 
“希望工程骆驼”周火生老人多次捐款
 
     
    提起“希望工程”,人们自然就会想到我省金寨县“大眼睛女孩”苏明娟。其实,在金寨县,还有件事同样可以载入“希望工程”史册——1990 年5 月19 日,中国第一所希望小学在金寨县南溪镇建成。20 年前,作为第一所希望小学,它的建设引起了怎样的关注?20 年后的今天,洗净铅华的希望小学又有着怎样的发展……
 
    李克强亲定第一所希望小学
 
    知道金寨县南溪镇,是因为著名的“立夏节起义”:1928 年夏,我党在金寨县南溪镇一带组织起义,宣布成立中国工农红军第11 军32 师。这次起义,在大别山中心区打响了向国民党反动派进攻的第一枪,为开辟皖西革命根据地,发展壮大中国工农红军做出了重大贡献。
    而20 年前的金寨县南溪镇,再次为我们书写了载入史册的一页:1990 年5 月19,中国第一所希望小学在这里建成。重峦叠嶂的山坳里,徐向前元帅题写的校名:“金寨县希望小学”,旷野山乡中自有一番意味。迎着朝阳冉冉升起的国旗,我们看到小学生们正排队行注目礼……
    “第一所希望小学落户南溪镇,还受到了时任共青团中央书记处书记李克强同志高度关注呢。”曹承芳,原六安市人大副主任。1990 年前后曾担任金寨县主管文教卫的副县长,全程见证了希望小学的诞生过程。
    据曹承芳介绍,1990 年春节刚过,人们还沉浸在喜庆之中,春寒料峭,新学期尚未开学,有些家庭困难还未给孩子凑齐学费,正好利用拜年的机会四处奔波借钱呢。2月17日,克强同志一行不畏严寒来到革命老区金寨县看望老区人民,并带来“希望工程”这个寄以希望而又新奇的名称。
    “当时县里安排我接待李克强一行。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来到县招待所的小会议室时,里面已坐满了人。当团地委书记沈素琍向我介绍李克强时,身材魁梧披着黄大衣的李克强立即站起来与我握手,一点也没有高级领导干部的派头,非常随和。我的拘谨一下子就消失了。”曹承芳说,李克强那次来主要是了解1989 年10月30 日实施的“希望工程”在金寨的落实情况,最主要的是由中国青基会资助两万元,想在革命老区选择一个县建一所希望小学。
    “就在我们县建希望小学!我们这里太需要了……”听了李克强对希望工程的详细介绍,特别是援建一所希望小学的想法,曹承芳说她当时的心情可以用“激动异常”来形容,这句话几乎是脱口而出。“李克强听了我的话欣慰地笑了。后来听陪同人员说,他们已去过几个县了,有的县只接受对困难学生的资助而没接受建希望小学的任务。”
    第一所希望小学到底建在哪里呢?当天下午李克强一行就跋山涉水,深入到金寨县的南溪镇、双河区等地进行实地调研。后来,县委根据李克强同志的意见决定把第一所希望小学建在南溪镇。“为什么最终‘花落’南溪镇呢?当时有几点考虑,南溪是大别山的腹地,是为革命作出巨大牺牲和奉献的地区,曾走出14 位共和国的将军,为全县之最;改革开放以来,南溪又走在前列,经济社会事业发展相对较快些,建希望小学需要地方拿钱配套,只有南溪有这个能力。”曹承芳说。
 
    一所到1.4 万多所
 
    按计划,第一所希望小学要在5月份建成剪彩。于是,勘察、选址、筹备工作提上了县委工作的日程。“那可真是时间紧,任务重啦。”金寨县希望小学彭大海校长回忆起20 年前的情形说,“当时的南溪小学原是一座祠堂。学校仅有10 余间破旧校舍,8 个班级,学生人数不足400人。每逢雨天,教室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更不用说体育设施了。”为了保工期,抓质量,南溪小学的老师也都利用课余时间尽力协助第一所希望小学的建设。
    1990 年5 月19 日。注定成为一个载入史册的日子!这一天,中国第一所希望小学建成啦。
    时任团中央书记处书记洛桑一行专程赴金寨南溪参加中国第一所希望小学落成典礼。明媚的阳光把青山翠岭涂抹得一片生机,昔日荒寂的山乡,沉浸在热烈的节日气氛中。成群结队的新生穿上了新装,簇拥在“希望小学”的校牌和迎风招展的国旗下,表情庄严……
    有幸见证了那一喜庆场面的曹承芳回忆起当年情形还是激动不已,“当我看到徐向前元帅亲笔题写的‘金寨县希望小学’校牌上的红绸布揭开时,我好像听到60 多年前‘立夏节起义’的枪炮声和鄂豫皖革命根据地‘八月桂花遍地开’嘹亮的歌声。那阵阵欢天喜地的锣鼓声和清脆的鞭炮声就是希望工程的第一个婴儿落地的啼哭声,它向全世界宣告中国第一所希望小学在革命老区金寨县诞生了。从此,这些渴求知识的孩子捧起了书本,有了自己的学校。”
    曾龙,这名从金寨县希望小学里走出来的第一批受希望工程资助的贫苦孩子,2001 年夏天以全县理科第一名的成绩考入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同年又获得“国际青少年消除贫困奖”。曾龙说,如果不是希望工程,我还会在大山里面彷徨。和曾龙一样,周祥明、张玉芳、易三梅……这些年由全国第一所希望小学走进象牙塔中的天之骄子已有好几百位。建校至今,学校也收到各类捐赠约450万元,先后救助了650余名贫困学生。
    而更大的意义在于,金寨县希望小学像一个辐射源,辐射遍及全国。来自青基会的消息称,截至2009 年初,全国共援建1.4 万多所希望小学,收到善款40 多亿元,救助310 万余名失学儿童重返校园……
    洗尽铅华呈素姿。如今,走在金寨县希望小学里,我们似乎已无法感受到它与别的学校有什么不同:同样的教学楼,同样的操场;只不过,教学楼上有着大大的三个字:爱心楼,宣传栏里贴满的全是奉献爱心的照片。
    而在这每张照片背后,都有着一个不寻常的故事……
 
    450 万元捐款的背后
 
    作为全国第一所希望小学,金寨希望小学的建成,凝聚着四面八方百万人的拳拳爱心,“我们几乎每天都在收获着感动。”彭大海校长说,江苏省苏州市越溪乡张夏小学五年级学生柴培英是第一个给金寨县希望小学捐款的人,虽然只有0.4 元钱。她在1990 年4 月24 日给金寨希望小学的信中写道,“从报纸上看到你们在建希望小学,捐出四角钱,表达我的心意……同学们,你们现在虽然很困难,但你们要努力……”“这哪是4 角钱呀?这是一颗金子般的爱心!是无价之宝!”彭校长动情地说。
    13 岁的初中生唐烨昕因身患绝症于1996年去世。在去世前,他请求母亲张淑美在他去世之后,每年要给金寨大山里的贫困学生寄点学费。为了完成儿子的遗愿,张淑美这位可敬的母亲,从1997 年至今,每年都坚持在六一儿童节到来之前,将300 元学费寄到金寨县希望小学,救助一个家庭贫困的学生。
    而在这些爱心人士中,最让人感动的是被誉为“希望工程骆驼”的周火生老人。
    从事教学生涯44年的周火生老人1994年从昆山市千灯镇中心小学退休,1995 年5 月19 日,他第一次踏进金寨县希望小学,当看到一双双渴望读书的眼睛时,他受到了极大的震撼。回到昆山之后,他决定利用义卖图书募集资金帮助孩子们。
    老人利用每个星期日到上海批发图书,周一至周五脚蹬三轮车到昆山各中小学去卖。几年中,老人蹬坏了五辆三轮车。为了募得更多捐款,老人还在三轮车上挂着一面写着“为了希望工程”的小红旗,竖着一块展板,宣传希望工程事业。在他的影响下,昆山市许多市民都自发和他走到一起,用不同的方式为希望工程奉献爱心……
    15 年来,周火生老人先后73 次来到金寨,走进了包括全国第一所希望小学在内的多所希望小学,共捐资达26万元;协建5所希望学校,并为10所中小学改善了办学条件;为希望小学送去了上万册图书、数千件衣服以及67 台电脑等物资;资助了约750名学生,其中大学生超过60人。
    当我们即将离开金寨县希望小学时,上课的铃声响起,孩子们蜂拥走进教室。透过窗户,
    我们发现,孩子们那渴求知识的目光和天真烂漫的脸庞,不正是一株株破土而出的幼芽吗?就如同一位老教师说的那样,“是希望工程托起了我们大山里的希望。”(来源:合肥晚报 程堂义)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