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赠人登录
用户名
为省钱十年仅见父母几次面
2007-08-07
  这个夏天,是一个收获与感动的季节。一份份大学录取通知书,让一个个学子的心情,如同炙热的气浪,在沸腾起伏。但在收获希望的同时,也有人感受到果实沉甸甸的压力:困顿的家庭,用什么来支撑这个希望,让它起步飞翔?考取大学后,如何筹措这笔学费,开启新的求知历程?他们在努力追寻。
■记者胡霈霖/文王素英/图
    一家三兄弟,个个是大学生,肥东县八斗镇小普村向阳村民组的吴家三兄弟,可是远村近庄都出了名的“读书榜样”,继大哥考上安徽理工大学之后,今年,二哥吴春寒和小弟吴春雪又分别以理科653分、文科585分的高分考上了名校——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和华东政法大学。大哥还有一年才毕业,两个兄弟又同时考上了大学,一家三兄弟一起上大学的巨大经济压力,压在了吴家人的心头,怎么才能凑齐三个人的学费呢?手捧着大红色的录取通知书,吴家三兄弟的心里焦急而又无奈。
父母打工十年没回过家
    这个暑假,吴家三兄弟都住在爷爷家,为了帮弟弟们筹划填报志愿、申请助学贷款等事情,哥哥上大学以来第一次没有在假期外出打工。随着吴春寒和吴春雪的考分出来、录取通知书寄到,“十年寒窗、如愿以偿”的喜悦情绪并没有维持多久,吴家的老老少少都在为学费犯难。几天前,爷爷特意抓了一只小狗回来给孩子们解闷,可是三个孩子谁也没有玩儿的心境,只有小狗自个儿撒着欢,因为不谙世事而无忧无虑着。
    站在爷爷家的门口,奶奶指着近在咫尺的三间红砖房说,其实那就是三兄弟的家,只是他们的爸爸妈妈在外打工,已经十多年没回来了,房子一直空在那里。顺着奶奶手指的地方,记者隐约看到荒草和枯树遮掩住的门窗,“进不去了,也没什么可看的,里面啥都没。”吴春寒摇摇头说。
    其实,三兄弟爸爸妈妈就在合肥打工,离老家并不算远。爸爸在周谷堆帮人搬鱼,忙一夜赚上30元钱;妈妈身体不好,只能帮人缝补衣服,一天收入不到10元。这些钱,要维持他们在合肥的生活,还要供三个孩子读书。
抵押书包来肥看爸妈
    大哥在肥东一中读的高中,吴春寒、吴春雪都是圣泉中学的毕业生。寒暑假里,兄弟三人偶尔也会到合肥,与爸爸、妈妈团聚。一家五口人挤在租住的不足20平方米的小房里,冬天没有暖气,夏天没有空调,但只要能跟父母在一起,对于兄弟三人就是难得的幸福。吴春雪记得,曾经有一次,他和弟弟想去看父母,可是没有路费,两人只好把书包抵押给家门口熟悉的小店,借钱买了去合肥的车票。
    在外打工的爸爸妈妈也无时无刻不惦记着老家的三个孩子,爷爷家装了电话后,无论多忙,爸爸总会定时打个电话询问孩子们的学习和生活状况,吴春寒知道:“如果哪一次爸爸爽约了,好久都没有打电话,就是说明他们的经济特别困难,连打电话的钱都没有了。”
三兄弟是家族同辈榜样
    “要么忍受贫穷,要么改变命运。我们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读书!”大哥说出了吴家三兄弟的心声。身为家中的长子,大哥时刻不忘自己的责任,当年在填报高考志愿的时候,他选择的是自己认为就业相对容易的英语专业,“工作好找一点,收入也高,将来要为两个还在上学的弟弟打算打算。”
    去年,二哥吴春寒考了620分,报考南开大学“撞车”,录取并不理想,是去上那个自己不满意的学校,还是选择在家中经济极不宽余的情况下复读?吴春寒左右为难。大哥拍着他的肩膀说:“这次高考你并没有发挥正常的水平,就算上南大也有点亏。大学并不决定你一生,但也是个很重要的起点。我支持你复读!”大哥的话帮助吴春寒重燃信心再战高考,终于今年考上了理想的学校。
    两个哥哥学习一个比一个好,老三吴春雪也不甘示弱,今年第一次参加高考,“冲着政法大学去的”他便考上了华东政法大学,向他“学法律当律师”的梦想靠近了一大步。
    “吴家的孩子就是这样,一个‘看’着前一个,老大是弟弟们的榜样,老三又跟老二比着学,他们以前放假在家的时候,在一起都是讨论着学习上的事情,不多想其他的。”吴家的亲戚说。在亲戚们看来,如今,吴家三兄弟已经成了整个家族同辈孩子们榜样,“熬过这几年苦日子,他们家一定会好起来的。”
    “2007安徽希望工程爱心圆梦大学行动”由共青团安徽省委、省委宣传部、省文明办、省青基会联合发起,今年我省3000名贫困大学新生将获得每人2000元的捐助款(捐方指定捐助不限)。如果您是农村、城镇特困家庭的大学新生,或者您想向贫困大学新生伸出援助之手,可通过电话0551-2810639、5225552了解相关捐助情况。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