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赠人登录
用户名
19岁独生女摆摊卖茶挣学费
2007-08-03
   这个夏天,是一个收获与感动的季节。一份份大学录取通知书,让一个个学子的心情,如同炙热的气浪,在沸腾起伏。但在收获希望的同时,也有人感受到果实沉甸甸的压力:困顿的家庭,用什么来支撑这个希望,让它起步飞翔?考取大学后,如何筹措这笔学费,开启新的求知历程?他们在努力追寻。
    7月25日晚上20时许,马鞍山市雨山湖公园的中心广场,天气闷热,很多市民在纳凉。虽然满头大汗,但19岁的鲁鑫由衷地为这样天气而高兴,天气越热,买凉茶的人就越多,虽一杯才2毛钱,但生意好时一天能挣到10多元,第二天就可以买点好菜为病床上的父亲补补身子。
    8岁时,瘦弱的鲁鑫就随下岗的母亲一起卖鞋,帮忙推车擦鞋;10岁时陪母亲卖菜,走街串巷。这个文静的小女生,娇怯而又坚强。今年高考结束,她再次走上街头,卖凉茶,因为大学学费不是一个小数目。
父亲患癌奶奶仍不知情
    虽然是独生女,但鲁鑫却不能像同龄人一样享受物质上的幸福。鲁鑫家里屋子很小,鲁鑫一直和奶奶挤在一个小房间里。房内只有一个老旧的三面衣橱,一个书橱,一张单人床,凉席上有一大块白纱布补丁。纱布纤维太稀松,妈妈说,凉席上的竹篾经常扎到鲁鑫身上,后来鲁鑫睡觉时只好垫块毯子,但从没要求妈妈帮换个新的凉席。
    鲁鑫家的经济状况一直就没好过,早在12年前,父母就双双下岗。2006年,贫穷的家庭雪上加霜,父亲被查出患淋巴癌。“当时,我正在做作业,妈妈忽然要拉我出去。”内向的鲁鑫只有在谈到爸爸病情的时候,才主动说几句话,妈妈说,爸爸患癌了,因为怕87岁的奶奶知道,才把鲁鑫拉到屋外告诉她。
    父亲需要持续化疗,怕奶奶起疑,一家人骗她说,鲁鑫要安静的环境学习,想送奶奶到乡下住一段时间。信以为真的奶奶到了乡下,寄居在亲戚家,等着孙女高考结束接她回来。
高中三年只买一件衣服
    为给父亲治病,家里债台高筑。低保每月有480元,父亲的药费每月就要1000多元。“高三时,别的学生都在家里补身体。我家攒点钱买点肉,鲁鑫说爸爸生病,要给爸爸吃。她爸爸说女儿要考试,要给女儿吃,两人总是推来推去。”妈妈说自己对女儿非常内疚。
    鲁鑫说,那时她最想做的事,就是有一天自己能挣钱买排骨炖汤给爸爸喝。“孩子特别节俭,没跟家里要过一分零花钱。”妈妈说,19岁的独生女儿,这么多年,穿的一直是别人给的旧衣服和校服。高中三年,只买过一件夏天穿的七分裤,20元,还是过生日的时候买的。
八岁随妈妈一起卖鞋
    从很小开始,鲁鑫就知道挣钱的辛苦。8岁的时候,母亲下岗,开始推着三轮车卖皮鞋。鲁鑫每天放学就跟在妈妈后面,帮忙收钱、擦鞋,甚至会谈价钱。后来她又跟在妈妈后面,帮忙卖菜。早上批发菜的时候要起大早,鲁鑫凌晨三四点钟就起来陪妈妈一起上批发市场。
    文静的鲁鑫很内向,上街头吆喝对她来说是个挑战。她还记得第一次吆喝,妈妈没钱在菜市场买摊位,就挑着菜到工厂宿舍卖。那天下雨,她和妈妈站在那里,一个下午过去,腿都发酸,却没卖出一棵菜。“那时我心里很难受,觉得妈妈好辛苦。”傍晚,下班的人回宿舍,鲁鑫一见来人,再也忍不住,替妈妈吆喝起来。
    虽然课余忙着陪妈妈挣钱,除父亲生病时有波动外,鲁鑫的成绩一直没落下,保持班级前十名。
为挣学费卖凉茶
    今年高考,鲁鑫考了568分,网上查阅被西北大学录取。一想到学费,她和家人就变得喜忧参半。妈妈白天到处跟亲戚借钱,晚上做小买卖。没大本钱,妈妈就到广场卖凉茶,文静的鲁鑫每天陪着妈妈一起,吆喝、倒茶、收钱。她说,虽然收入很少,但只要自己努力,会有希望的。
    一杯凉茶才2毛钱,不知何时才能凑齐数千元的学费。鲁鑫知道这不容易,但她仍在认真地“吆喝”着。加油,就有希望,这份努力,已成了她的一个信念。
    “2007安徽希望工程爱心圆梦大学行动”计划帮助我省3000名贫困大学新生获得每人2000元的捐助款 (捐方指定捐助不限)。贫困大学新生期待着您伸出援助之手,敬请拨打电话0551-2810639、5225552了解相关捐助情况。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