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赠人登录
用户名
临别前,母亲喂儿最后一口血
2007-04-02

一年送掉一双儿女

1958年春,饥饿让安徽和县乌江镇的杨岐昆一家走投无路。将4个孩子一一看过,身为母亲的宫秀英拉走了排行第三的女儿杨宜翠(乳名小翠子)。长子杨景夫如是理解母亲的心理:“最小的弟弟还在吃奶,她肯定舍不得,大妹妹跟我一样都能记事了,人家肯定不肯要。看来看去,也只有把5岁的小妹送走。”

宫秀英带着女儿到了南京市区,牵着孩子逛了半天南京城,终于在碑亭巷与一枝园交界的路口停住。她把从家带出的最后一点粮食换了块烧饼,塞进女儿手里:“小翠儿,你在这等着,妈去买点好吃的东西给你。”5岁的女儿大口吞咽着烧饼,朝母亲点头。

宫秀英转脸奔走,泪水喷涌而出。没跑几步,她听见女儿叫她妈妈,声音越来越急切。她不敢回头,快步拐进了一个小巷。

几个小时后,她发现自己又转回了那个十字路口。女儿已不知去向。她发疯一般问经过的路人,有没有看见她的女儿,无人回复。

她回家了,家里还有嗷嗷待哺的小儿子——三九子。这个因在父亲杨岐昆39岁这年来到家中的小男孩,并不比他的三姐幸运多少。几个月后,他的母亲抱着他从乌江镇赶到江浦县高旺镇的一个小村子里。

她那干瘪的乳房已经不能为娇儿提供一点营养了。一路上,她一直让儿子含着咬着,如同一个安慰的符号。儿子咬得她生疼,吸不出奶来,就放开乳头对着她哭。她手里还有一小块糟面饼,看儿子实在哭得厉害,就抠一块到他嘴里,继而再将乳头塞进孩子口中。

最后从儿子嘴里拔出血迹斑斑的乳头时,她看见孩子满嘴殷红,却已感觉不到疼痛。把孩子的衣服整理好,把他扶稳了坐在路口,她把最后一块饼塞到儿子嘴里,又喂了他一口自己的血。

与上次送女儿回家后的情形一样,她又哭了好几天。她不停地向丈夫与两个大孩子讲她抛弃亲骨肉时的种种细节,直讲得两个孩子都已对那一切烂熟于心。

生离之后又是死别

连送掉两个孩子,乌江已成为一家人的伤心地。当年底,全家人搬到了马鞍山。换了居住地并没能摆脱悲剧,生离之后又是死别,1960年春天,杨岐昆饿死了。

几年以后,宫秀英带着两个大孩子改嫁,再未生育孩子。

宫秀英曾无数次跑到南京碑亭巷那个十字路口,跑到江浦高旺镇那个村落的旧址,挨个问当地住户,是否记得1958年时,有个孩子曾在这里走丢过。一开始,人家说没有印象,到后来,人家说,那时我还没住到这里。再往后,她也跑不动了,她的长子杨景夫开始继续这几近徒劳的寻找。这样的寻找,一直没有结果。而母亲已倏然老去,渐至老得走不动路,老得出离了人间烦恼,老得甚至不再有失子之痛。

听说本报将于“五一”前组织寻亲会,很多从南京流失出去的孤儿都将闻讯来此寻亲,杨景夫激动不已而又满怀希望,两天之内给025-84686500热线来了3个电话。“我们虽然这些年过得也很苦,但好歹一直是呆在母亲身边的。现在母亲不记得事了,可我们知道弟妹一直是她的心病,我们也一直想他们啊!尤其是小妹妹的模样,我到现在都记得非常清楚!她当时已经5岁了,应该能记得事。她一定还记得她的小名叫小翠子,一定也记得全家人的名字吧!她和我大妹妹杨宜芹长得很像,看到她,我肯定能认出来的!还有那个最小的弟弟,一定也是长得跟我很像的!”

老母年迈无法来宁,杨景夫已向记者预定了两个人的位置:“到时我一定要带着大妹妹一起来找他们!”

杨景夫现年63岁,大妹杨宜芹也已是59岁的老人。他们那55岁的小妹宜翠和50岁的小弟三九子,这次会来吗?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