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赠人登录
用户名
年轻夫妻捡到巨款还失主
2007-03-30

【金陵晚报报道】已有5个月身孕的卢义梅在江苏议事园做服务员,从体形变化明显时便开始回家休产假。丈夫刘涛在江苏民航东源大酒店任销售部经理。

3月25日是周日。小夫妻俩上午就从大桥南路家中出发,坐车到了中山陵园风景区,因妻子的肚子已经大了,两人便沿着城墙随意散步。一个黑包躺在城墙边刚冒出的青草上,卢义梅凑近一瞅:“那个包质量还可以嘛!还是名牌呢,‘FION’的女包!拿过来看看吧!”

“有什么好看的,肯定揣了一堆破报纸!”刘涛一边取笑,一边顺从地走过去捡起包来并顺手打开来看,包里插着一排各不相同的银行卡、金鹰购物卡等各式消费卡,有身份证、驾驶证,还有一张5万元的存折,千余元现金和一厚沓苏果购物券与一沓百货公司购物券。初步估算一下,总价值不下10万元。

他们没去清点购物券的价值,就先从包里翻到了一小沓名片,名片上写着同一个名字。刘涛说:“这个包肯定就是名片上这个人的。”他按照名片上的手机号码拨了过去。响了很久,无人接听。过了一会儿,刘涛再次打过去,仍是无人接听。

下午3时许,两人逛到新街口,又到了五台山。手机终于响了。是那个号码回过来的。

刘涛接通就问:“你是齐小姐吗?你是不是丢了个包?”

得到确切答复后,刘涛又详细问了失物特征。一切都能对得上,便约在永庆巷站台见面。接头暗号有3个:一是刘涛穿着蓝西装,二是卢义梅的大肚子,三是他们手里那只黑包。

4点半左右,一位女士风尘仆仆赶来,直奔拿着黑包的刘涛:“你好!是你们捡了我的包吧!太感谢了!你们真是好心人!”

只见刘涛拿出手机,又拨打电话,听对方手里的手机叫了起来,才点头确认:“我又不认识你,我只认这个手机号码。好了,现在你可以把包拿走了。”

回家后,小夫妻俩将此事讲给亲友们听,反响不一。有人说:“你们两个真是呆子,人家有钱人根本不在乎那十万八万的……”

也有人夸他们做得好,比如卢义梅的父亲卢贤明老人。女儿女婿的举动让他很是赞赏。那位失主齐女士如何看待此事,记者昨日未能了解到。自当天交还失物分开后,小夫妻俩便再未与她联系过。“我的手机接电话打电话都很多,通话记录也只保留最后的10条,这两天下来早把她号码给冲掉了。我只记得她姓齐,好像是位会计师,在新街口工作。”

作为销售部经理,他的月收入是3000元左右,卢义梅的月收入不足800元。他们俩2000年买的房子,办了24万元贷款,每月要还贷1500元。3个月后,他们还将迎来人生最大的债主——他们的小宝宝。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