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赠人登录
用户名
二.独腿老父昨“接力”割肾救女
2007-03-19

一家人曾争着割肾,手术成功后,巨额药费仍令这个贫困之家愁云满布

2007-03-16 09:28:21

 

 

 

    昨天上午,一个特殊的肾脏移植手术在南京市鼓楼医院进行。安徽省全椒县的乡村独腿教师李朝海将自己的肾割下来,移植到患有尿毒症的小女李爱玲身上。而李朝海的大女儿李玲玲不愿受尽苦难的父亲再遭罪,决定“典当”自己,筹钱给妹妹治病(本报2月9日曾做报道)。父亲的大爱和姐姐的大义感动了整个社
会,一家人终于筹集了一笔手术费,来到了南京。

    A独腿教师割肾救女3月15日上午,记者赶到南京鼓楼医院时,已经54岁的李朝海,正被推出手术室,全身插满了各种医疗设备。他还不能开口说话。他的妻子、大女儿和儿子焦急地守候在病床边,医生告诉他们,手术非常成功,李爱玲马上就可以推出手术室。

    躺在病床上的李朝海依然神智不清,昏昏沉沉的。由于手术前不能进食,手术持续的时间又长,身体缺水,他的嘴唇一直是干裂的。心疼父亲的李玲玲焦急的抓住父亲右手,脸埋在病床上低声啜泣。

    “我做过很多类似的肾脏移植手术,但这是我所见过的最伟大的捐献者,他没有任何个人顾忌,完全为女儿着想。”主持手术的南京市鼓楼医院郭宏骞博士,下手术台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这样说。

    郭宏骞说,手术前几天,他们都要向捐献者进行思想动员,对手术中可能出现的各种情况进行宣教,让他震惊的是,李朝海没有问及关乎自己的任何问题,只要求一切为女儿着想,“这种忠厚和善良是我第一次见到。”

    昨天中午11:00左右,李朝海左侧的肾被取下来,此时,他的小女儿李爱玲已躺在手术台等待。“人体左侧的肾比右侧的肾好一些,按照常规,献肾者都是保留左肾,献出右肾,但是李朝海的右肾的动脉血管很细,如果割掉移植到李爱玲体内时,可能在缝合时出现问题,权衡利弊后,他们决定把李朝海的左肾割下。所幸的是,手术过程中没有出现任何意外。”郭宏骞博士高兴地告诉记者,并表示,如果不出意外,十几天后李朝海就可以出院,他的女儿一个月后也能出院。

B“我已经残疾了,不在乎有没有肾”

    李玲玲说,去年入秋后,刚满20岁的妹妹在电话中总说头晕吃不下饭,爸爸担心妹妹舍不得花钱买菜,腌了一坛咸菜托人捎去。今年元月份,妹妹被查出患有尿毒症,这时父亲很后悔:“要是知道有这个病,砸锅卖铁也不会给她吃那么多咸菜啊!”

    李朝海在听说女儿换肾和购肾所需天价费用后,李朝海第一个站起来说:“我身体已经残疾了,不在乎有没有肾。”而李朝海的妻子不愿意了,“要用肾就用我的,母女连心,我的肾肯定适合女儿。”其实,他的妻子知道,老头子虽然腿不行,但还能坚持教书,每月能领到千把块钱。在河北邯郸读大学的儿子得知消息后,也坚持要把自己的肾献给姐姐。李玲玲更是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把自己的肾给妹妹。

    一家人都争着献肾,但通过医院检查,只有李朝海能够与女儿配型。昨天是确定进行手术的日子。前天一整天,一家人都在为手术做准备。“因为手术前不能进食,昨天下午从来舍不得进餐馆的一家人,专门找了个饭店,想犒劳一下父亲,可父亲只要了一碗素面。”李玲玲向记者讲起父亲进手术室前的情形,眼泪汪汪。

C八年前车祸赔偿款至今没着落

    据医生介绍,光是肾移植费就要8万元,而且还要吃3到5年的药来巩固治疗,每年又需4~5万元药费。记者昨天从李玲玲拿出的一大把医药发票上看到,目前他们已花去近10万元。“我们三个孩子都在读大学,只有残疾的父亲那一点工资收入,这些钱都是借的,今后哪有钱再帮妹妹治疗啊。”

    李玲玲昨天告诉记者,父亲文化不高,但看到乡村孩子缺乏教育,就一边学习一边承担起“老师”的任务,从1976年起开始了乡村教师生涯。

    “村里的孩子大小不一,他总是先上左边的一年级,再上右边的二年级。教室虽然只是一间破屋子,却科目俱全,语文、数学、美术、音乐统统都有。”李朝海的妻子说。之后乡村合并,李朝海调到全椒县小集小学任教。然而,就在他工作有点“转机”时,一场车祸又把他推向了命运的另一个极端。

    1999年3月15日,李朝海家访途中被卡车撞倒,拖拽几十米,被迫左腿截肢。“父亲教过的学生赶来探望,好多人陪着我们在病房痛哭。”父亲遭遇车祸的那一幕,李玲玲至今清晰记得,“但赔偿款至今还没有着落。”

    全椒县小集小学校长袁德武昨天在电话里告诉记者,得知李朝海昨天要做手术的消息,全校师生都非常牵挂。“他非常爱学生,把每一个学生都当成自己的孩子,我们都盼着他平安归来,继续教这些农村娃。”

D拖着残腿下河摸鱼    为母熬汤

     李玲玲说,父亲一辈子忠厚善良,对儿女对学生总有用不完的爱心和耐心,对长辈对老人总有尽不完的孝心。父亲车祸不久爷爷就生病了,父亲一个人侍奉床前,还经常口对口帮着吸痰。同病房的人无不动容,查房的院长都说:“天下真难找这样孝顺的儿女!”特别给减免了部分费用。

    奶奶88岁了,也一直卧病在床,常常便秘,每次总是父亲用手指一点点慢慢抠。有一次奶奶输液,来不及烧水给奶奶装热水袋,父亲就把输液的塑料管圈进自己的胸口,用体温焐热药水。“有天放学路上,父亲看见快干涸的水渠里有鱼,拖着一条断腿就滑下去,弄得满身满脸泥水,抓到几条草鱼,回家来不及洗脸换衣就炖好鱼汤端到奶奶床前。

    然而,屋漏偏逢连夜雨。父亲的哥哥又被查出尿毒症和结肠肿瘤。父亲卖掉代步的三轮车、老家的草房树木,买药给大伯治病。

E姐姐“典身”20年    为救小妹

     穷人家的孩子早懂事,为了拯救妹妹和今后的家,2月7日,即将大学毕业的李玲玲向社会发出了求救信,决定提前“典当”自己。“妹妹被查出尿毒症晚期,要换肾。几十万的治疗费逼得我走投无路,无奈之下只好出此下策,恳请社会各界精英行慈悲之念,动恻隐之心,借款30万元以应救命之急。我愿与之签合同,无偿工作20年还款报恩。”这是李玲玲在家里再也拿不出钱也借不到钱的时候,在网上发的一个帖子。

    “‘典身’20年确实是我的无奈之举,我的妹妹才20岁呀,我不能看着妹妹等死啊。”李玲玲告诉记者,帖子发出后,跟贴的网友很多,但是真正愿意捐款的人却很少,更没有人愿意“典当”她。

    本报2月9日对李玲玲家的悲惨境遇进行了报道之后,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李朝海所在的小学,乡村邻居,还有全省各地的读者,纷纷伸出援助之手,共接受到各类捐款近五万元。

    昨日,在南京鼓楼医院医生休息室,郭宏骞博士通过本报记者了解到李朝海家的情况后,也非常感动,并表示一定向医院建议,减免李朝海的一些医疗费用,当他听说李爱玲在大学也是学护理专业时,他说,小李毕业时如果愿意,他们医院很乐意接收她来工作。但是郭宏骞告诉记者,虽然现在的手术很成功,但是推下手术台后的治疗费用还是很大的,尽管他们可以减免一定的费用,但是每年仍有几万元的缺口,如果不能及时买药治疗,现在的手术只能是成功了一半。他也希望社会各界能够献一片爱心,帮助这个苦难的家庭度过这个难关。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