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赠人登录
用户名
“大义父亲”:苦难教我学会宽容和爱
2007-03-16
 对不起失去的儿子

  2002年,儿子胡凯明和其他同村邻居的几个孩子一起掉进水塘。胡文传救起了其他四个孩子,惟独自己的孩子没有救出来。事后,只有小学文化的他在小本子上写下了两句诗:坟前流下千滴泪,十年爱子寄九泉。

记者:这两句诗是什么意思呢?

  胡文传:当时要是一心只救自己的孩子,肯定能救上来的。可是下水救人的时候,我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惟一想的就是:“救人!”就这样救起了其他四个孩子,可是随后就发现自己的孩子没了。

  后来在家附近的小山上给孩子立了块碑,用来纪念儿子。我欠他的太多,对不起他。失去孩子以后,经常晚上睡不着觉,就起来乱涂乱画,写些东西,于是就写了这两句诗。

  记者:儿子的死对你们夫妻俩打击太大了!

  胡文传:是的,几乎不到一年的时间,我和妻子的身体都垮了,我的腰椎患上了重病,妻子更是一身多病,精神状态也很不好,一个原本幸福的家庭全崩溃了,真希望这一切没有发生。

  如果时间能倒流……

  胡文传当年救了四个孩子,这四个孩子分别属于两个家庭。提起被自己救起的孩子和他们的家人,胡文传沉默了。

  记者:当年救起来的孩子呢?

  胡文传:平时他们都喊我“叔叔”。据我所知,四个孩子有三个已经在外打工了,还有一个在读书。2002年的那件事发生后,开始的时候,他们包括他们的家人对我都特别热情,这让我和爱人感到很欣慰。2003年春节,他们还到我家来了。可是自那以后,他们来得越来越少了。什么原因?我也不知道,我宁愿这是一种错觉。

  记者:你很在意他们的态度?如果时光能够倒流,你会做怎样的选择!

  胡文传:谁不在意呢,毕竟为此我的儿子没了。有时候路上遇见,感觉他们是在躲着我,从情感上来说难以接受。

  时光能够倒流吗?真的是那样,我,我也不知道该做怎样的选择,或许,还是两个字:直觉。我觉得自己难以做到是一心寻找自己的孩子,却看着别的孩子在深水里挣扎而无动于衷。

  热心人教会我感恩

  虽然胡文传对被他救过的人对他的态度不能完全接受,但这并没有给淳朴的他造成太大的影响。

  记者:你是四个孩子的救命恩人,并没有得到多少报答,这次怎么还会继续做出这样的“义举”呢?

  胡文传:第一接触捐献眼角膜这个概念,是几年前沈阳一家媒体在采访我时,一个记者给我讲了一个有关捐献眼角膜的故事。这次三女儿在被下达多次病危通知书之后,我有了这个想法,和孩子的母亲沟通,她也很支持。其实现在想想,三女儿的眼角膜已经让两个人得以重见光明,我和妻子都很满足了。

  事实上,失去儿子之后,我得到了社会各界的关注,有政府部门,也有普通的群众,其中甚至还有广东的老人,这几年来,这位老人常打电话给我,安慰我,鼓励我。就这次女儿娜娜治病来说,得知我的情况之后,给孩子治病的医院的医护人员对孩子特别照顾,让我很感动。这些,都温暖着我们,让我和妻子学会宽容别人,学会用自己的心爱身边的人。于是有了这次的捐献。

  记者:对于被捐助的人有什么期望?

  胡文传:打算捐献的时候就已经作好打算,决不向对方提出任何要求。不过妻子开始还是有些“私心”,她想让娜娜的眼角膜用到幼儿的身上。后来她也想明白了,不管捐给谁,一样都是给别人带来光明,也就没什么遗憾。

  两个受益者已经和我们说好了,以后一定要经常走动。这当然让我们异常欣慰。对风凉话已习惯了

  为了救四个邻居家的孩子,他自己的孩子没了;为了给别人带来光明,他又捐出出生才几十天的女儿的眼角膜。有些人却对他的行为说起了“风凉话”。

  记者:有人说你是贪图名利,你怎么看?

  胡文传:有一些风凉话传到我和妻子的耳里。开始我们也很难过,可是现在习惯了。作为家长来说,最大的希望就是家庭和睦,家人平安。谁会为了名利而伤害自己的家人呢?

  就拿这次捐献娜娜眼角膜的事情来说,不提帮助别人恢复光明。换个角度来看,至少,让三女儿的眼睛重新恢复了生命,作为父亲来说,这也是一种安慰。

  记者:那到底有没有什么“名利”呢?

  胡文传:我被授予过“见义勇为先进个人”,“见义勇为好公民”等称号,也有不少媒体采访过我。可是从我个人来看,有关部门授予我的这种“名”,不是为了让我“出名”,而是对我的鼓励。同时也是为了呼吁更多人加入到见义勇为的队伍中来。

  至于“利”,几年来,来自政府部门和个人的慰问、捐款等款项前后加起来有两万多元。钱用到哪里去了呢?主要还是用在治病上。现在家里还欠着不少外债,慢慢还吧。可是说实话我更希望自己能够自力更生。

  对了,我有一个小本本呢,上面记的都是别人对自己的帮助,我盼着有一天能够回报他们。真想换个环境生活

  对于胡文传来说,这几年来经历了太多的苦难,他坦言自己很累。他习惯于从烟盒里掏出廉价的香烟,一根接着一根地抽。

  记者:虽然很累,但是生活也得继续下去。

  胡文传:是的,二女儿还很小,不是很懂事。最近娜娜没了,也没敢告诉她,她今天早上还吵着要到合肥的医院来看妹妹呢。等有一天时机成熟的时候,再告诉她。我们都盼着她长大能成才。我想,天下所有的父母亲都是这么想的吧!

  我和妻子都会坚持住的,一定。

  记者:今年有什么打算?

  胡文传:其实真的想搬家离开这个地方,换个环境生活。每次看到家附近的那口水塘,我们总是会情不自禁地想起儿子,他现在要是在的话,也该有15岁了吧,说不准个头比我还高了。

  过一阵子想出去找份工作,没什么大的想法,就是养家糊口。 (来源:新安晚报)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