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赠人登录
用户名
泗县孝子笑对艰难人生,并打进政府热线为父亲争取“五保”
2007-02-05
父亲养了我上半生,他的下半辈子就由我来扛。”葛崇艳是卖鼠药的,在泗县县城很有名,除了因为他卖的药质优价廉,还因为他是个孝子。葛崇艳因为小时候生病,眼睛里只剩下微弱的光芒,知道他的人都说:别看他眼睛瞎,心里可亮堂着呢!葛崇艳还有个老父亲,今年快一百岁了,母亲去世姐姐远嫁之后,
爷俩相依为命。

失明汉子扛起贫寒的家

    昨日,记者来到葛崇艳的家———泗县黑塔镇三葛村,“他家好找,村里房子最破的就是。”顺着村民的指点,记者看到一位老人正坐着晒太阳,身后是一间破旧的瓦房。

    老人是葛崇艳的父亲,叫葛兴恒,他已经97岁了,却眼不花、耳不聋。老人诉说了儿子的故事。葛崇艳三岁时害了白喉病,不小心吃错了药,视力急剧下降,后来又患上角膜干燥症,虽然去过北京、南京的一些大医院,仍没治愈,后来视力接近零。为此,儿子一直没有找到媳妇,熬到54岁的今天还是孤身一人。葛崇艳在县城卖耗子药已近20年,十天半月回家一次。每次回家,他都会带些新鲜蔬菜,帮父亲把水缸挑满,捎几瓶父亲爱喝的酒。年久失修,葛崇艳家的房子开了裂,成了危房,家里有时候连热饭都吃不上,不可能多拿出一分钱维修。

善良邻居替孝子分担责任

    儿子在城里卖耗子药,收入很少,“他只能日赚日消。”老人说,家里没什么大收入,儿子因为残疾吃上了“五保”,政府每年给他1200多元,但自己却不能享受“五保”待遇,因为有人说老人还有个儿子,不属于“五保”范围。“我还有2亩地,自己没有劳动能力,就租给别人种,每年收450元租金。”老人说,能活到今天,要谢谢好心的邻居们。儿子不能每天回家,邻居们自发地承担起了照顾老人的义务。

    “我每天都会过来一趟,看看老人的炉子灭了没有,要是灭了,就从自家引燃一块煤钳过来。”邻居葛崇兴说,看着这样的家庭,任谁都会心酸。葛尚志是村卫生室的医生,老人生些小病,在他那里都是免费治疗,葛尚志还有另一个“任务”,就是葛崇艳不在家的时候,老人吃水的问题由他负责。

街头卖鼠药20年艰难谋生

    “他很有名,全城都知道。”在回城的车上,司机与记者谈起葛崇艳。在县邮政局旁,记者见到了坐在小凳子上的葛崇艳。

    葛崇艳知道记者刚从他家来,高兴地问:“我父亲身体还好吧?”由于眼睛不好使,葛崇艳近20年来一直呆在同一个地方卖药,城里人家里闹了耗子,都会到邮政局旁找他。“现在生意不如以前,生活条件都高了,耗子出的也少了。”葛崇艳说,前几年国家取消“强鼠灵”后,只能公开卖一些药性缓和的鼠药,但一些药店也在卖,有了竞争,买卖不好做了。

    “老鼠药,药老鼠,大的小的都逮住。”这是街头鼠药贩的“广告语”,但因有碍市容,现在不能再吆喝了。葛崇艳只能坐在那里等买卖上门。他在县城租了间破房,“每年450元,凑合着住。”

打政府热线替老父争取“五保”

    葛崇艳说,一辈子最遗憾的是眼睛不好,好多事情都被耽搁了,父亲本该有一个幸福的晚年。“我的身体要是毁了,父亲就一点指望也没有了。”30年前,父亲67岁时,就曾因为担心儿子的眼睛失明不能顾家,而提前买了棺材。一想到这事,葛崇艳就难过,“我要帮父亲找出路。”

    “通过广播,我知道市里的领导会到行风热线解决群众问题。”前几天,葛崇艳拨通了宿州市行风热线电话,民政部门的领导知道葛崇艳及其父亲的情况后说:老人完全符合享受“五保”的条件,申请后就会批下来。葛崇艳高兴地对记者说,父亲有了“五保”,他就放心了。

    “一直想结婚,但没有人会嫁我这样的人。”葛崇艳憨笑着说,一直想找个老婆,可实在太难了。“以前倒是找过一个,在家里住了几个月,后来她打了我父亲,我就把她赶走了。”葛崇艳说,日子苦些不算什么,只要一家人能好好活着,就是幸福。(来源:安徽商报)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