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赠人登录
用户名
用三万个废弃瓶子资助近两百贫困生
2007-04-17
  “您好,我们是爱心社的,请问有废弃的饮料瓶吗?”“谢谢,打扰了,我们每周四晚上都会过来收瓶子,请您为我们留一下好吗?”……每到周四,张湘宾就会准时和“爱心社”的成员们一起在学生公寓楼内挨个敲门,回收大家手中的饮料瓶。这周和往常一样,几十个宿舍收下来,大编织袋里已装了大半袋,张湘宾估算了一下:“有将近300多个了。”她笑得很甜,两个浅浅的酒窝儿挂在嘴角,“一个瓶子卖一毛钱,3周收的瓶子就可以资助一个贫困生”。每次收完瓶子,“爱心社”的成员就会把硕大的编织袋拖到学校专门配的一间储物室,看着里面堆成小山丘一样的瓶子,张湘宾总会有种满足感:“瓶子最多的时候,有8000多个,场面很壮观!”就是用这种看似不起眼的“成果”、甚至遭人非议的工作,张湘宾和她的“爱心社”用3万个废弃瓶子换来的钱,捐助了178名贫困生。

  “我要创办‘爱心社’,去帮助那些真正需要帮助的人”

  2004年9月的一天,新疆艺术学院团委办公室主任马媛像往年一样,为新生召开社团纳新活动,会上,马媛问道:“在座的同学中,有没有想创办自己的社团的?”一阵沉默之后,一位个头矮小、皮肤白皙的女孩站起来说:“我要创办‘爱心社’,去帮助那些真正需要帮助的人”。现场有人不屑地笑了起来:“在这样一个充满个性的学校,要创办一个公益性的社团简直是天方夜谭,谁理谁啊?”马媛当时也觉得这样一个社团不会存活太久,但她决定让这名新生试试。“爱心社”在大家并不看好的状态下成立了,社长就是那个目光坚毅、皮肤白皙的女孩,她叫张湘宾,文化艺术管理专业04级学生。她创办“爱心社”的念头源于报到前一个月在河南农村的代课经历。当年8月,已被大学录取的张湘宾来到河南省泌阳县太山乡王庄村叔叔家玩。一天下午,张湘宾独自出去转悠,穿过两侧绿油油的麦田和草垛,她发现前方不远处一面破旧的红旗迎风飘扬。“这里还有学校?”张湘宾决定为这个学校做点儿事,她要给孩子们教课。班里有个女孩引起了张湘宾的注意,她总是大早上到班里补作业,有一天下课后,张湘宾留下她问是怎么回事。“老师,我不是故意的,下课后,父母还在地里干活,我要照顾弟弟,还要做饭。”女孩的话让张湘宾心里久久不能平静。临走时,荣庄小学的孩子们不舍的眼神深深地刻在她的脑海里,孩子们送的笔记本、笔及祝福的话语让张湘宾知道,这些质朴的孩子不懂那些华丽的辞藻,只会用他们特有的方式表达谢意。

  “收破烂的来了”

  “爱心社”成立了,听张湘宾讲述了荣庄小学的情况,班里同学被她特殊的经历和温暖的话语打动了,全体加入了“爱心社”。张湘宾很想为荣庄做些事,就和校长张贤军联系,挑选了5名家庭非常贫困的学生定期资助。社员自发地拿出自己的零用钱,每月定期给每个孩子50元。校长和孩子们的来信总是会让张湘宾激动不已,他们真挚感谢的话语让张湘宾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公益旅程。奉献爱心是好事,但资金从哪里来?不可能次次让大家凑吧,大家拿的可都是父母的血汗钱。怎么才能靠自己的双手赚钱呢?一天,张湘宾在校园里散步,看到宿舍楼、校园内到处散落着饮料瓶,她灵机一动:“这些废弃物不正好可以卖钱吗?”随即,一场“声势浩大”的收废弃饮料瓶运动展开了。倡议一发出,立即遭到部分人的反对:“我加入社团,不是来捡破烂的!”部分人相继退出。毛洪军是最早一批加入“爱心社”的成员之一,他和许多敢于挑战自我、真诚奉献爱心的同学一起“挺”了过来,“万事开头难,你去收瓶子,一些人会用蔑视的眼光来看你,他们会说,‘你们怎么做起捡破烂的事?”有几个宿舍大老远听到是毛洪军他们来收瓶子了,便会大声地喊叫:“收破烂的来了!”“我们压力都很大,更别提张湘宾了。但她却经常安慰我们,给我们鼓劲!”毛洪军说。渐渐地,次数多了,大家也都习惯了。知道“爱心社”的来意,很多宿舍会把饮料瓶收好,等“爱心社”成员来收。毛洪军现在还十分怀念刚起步的那段时光,“虽然艰难,但日子过得充实!”

  儿童村义演的感人一幕

  从小,张湘宾就有个梦想———去帮助那些困难的人。她如愿去了乌鲁木齐的儿童村,这个注重细节的女孩儿发现孩子们住的房子和各项设施都很好,但他们的拖鞋大都断了底,袜子不是前漏脚趾,就是后漏脚后跟,毛巾也硬邦邦的。回来后,张湘宾想了很久,怎样才能让孩子们感受到社会对他们更多的关爱呢?由于当时收瓶子还处于起步阶段,收入很少,她决定在校园内搞一次募捐义演。2004年12月2日,学生们把音乐阶梯教室的300多个座位挤满了,一些人还站在过道上看,儿童村5个孩子站成“心型”,手持蜡烛唱歌。看着可爱的孩子们,许多人都感动得流泪了。当主持人宣布募捐时,人群开始骚动,大家踊跃地往募捐箱里塞钱。回来一数,张湘宾发现竟然有一张50元的,“大家都很感动,这可是学生一星期的伙食费啊!”当晚,包括团委老师捐的100元,此次共筹得善款856.4元,为儿童村的114名孩子一人买了一条毛巾、一双袜子、一双拖鞋。爱心接力棒在传递张湘宾和她的“爱心社”利用收废弃瓶、义卖赚的钱,每年在校内挑选出10名家庭经济困难的学生,给他们发放补助100元,至今已举办了两次,共资助20名学生。2006年3月,在一次捐助衣物活动中,张湘宾了解到,农民工子弟学校的许多孩子缺乏工具书,她和伙伴们随即用拾废弃瓶和义卖的钱,买了价值600多元的英语词典和作文书,送给了那些孩子。2006年5月,新疆艺术学院组织处级以上干部与喀什地区疏勒县塔孜洪乡喀什库尔十四村的贫困儿童结对子,张湘宾和社员们也主动每人每月拿出5元钱,救助5名贫困儿童,为期两年……许多接受过“爱心社”帮助的贫困生也纷纷加入这个公益社团的拾瓶大军。如今,张湘宾已经把“爱心社”的接力棒交到了比自己低一届的李娟手中,她自己则当上了学校社团联合会主席。“爱心社”的队伍越来越庞大,当初对其不抱太大希望的马媛老师,看到“爱心社”发展成为学校最有影响力的社团,高兴得合不拢嘴:“‘爱心社让学校的公益事业形成了一种氛围,一种大家非做不可的事。”(来源:中国青年报)

 

相关信息: